warning:可逆不拆

正趣果上果

平旦,鱼肚白微露一痕。黄少天轻手轻脚下船,叶修问道:“不与他们道别了?”黄少天道:“不了,劳烦代我谢谢他们。”
老马到他旁边。黄少天揉揉马耳,翻鞍认镫,打马而走。天边俱赤,流丹吐火。

叶修倚在雕栏上,血葡萄色从天落到水里。

老马脚程不快,折腾了一月多到杭州。它在郊外和黄少天闹了一会儿,黄少天领它绕过茶寮酒舫,直迁延行到客店前,托寄在马厩里食草饮水。

他置完客店的物事之后百无聊赖,便带了些银两出去。
雪地狼藉,几个小童或踩或闹,也有把积雪团成雪狮的。元月前后各家预备飨宴酒乐的鳗鲞、酱肉串起铺陈,又张贴上《天官赐福》《六畜兴旺》等祈愿的年画。黄少天市廛里抄手走了一会儿手就冷了,看到成衣...

正趣果上果

cp:叶黄

三更五鼓,江口舣舟。红箩炭在炭盆里轻轻发出噼剥的爆响,黄少天拨了拨炭堆,火旺了点。他捣鼓了一会儿后抬了头问道:“你的伤有碍否?我看你和……那人打斗,行动颇有生涩,又有腥气,应该是伤吧?”
“匪类,是几日前的新伤。”蹲在船边的人顿了顿把矛浸入水里又说,“我叫叶修。”
黄少天讪讪道:“我以为是以多欺少的恶霸。”他的脸被火烤成金红色,明明灭灭,“那你拉我来是……”
叶修拎出战矛,无可无不可道:“报恩,他们应当打点好了,进去罢。”
黄少天抓了一把雪扔在炭堆上,火噗地就没了。叶修等他过来再撩起轻幌。

东西放置有条不紊,盛张灯火。绮疏藻幕,桌上分置乳酪、果蓏。
黄少天对迎来的人做了一...

正趣果上果

cp:叶黄

白的山黑的水,雾凇沆砀,再远一点的山就看不清楚了。
秋去冬来,在水路上向南走了几个月,到了苏州境内。抵至广州府最少是春夏之交。
黄少天撤回目光,吸了吸鼻子,抱着炉火走进了船里头。门口坐一团的学子埋在毳衣里抖得像筛子,让了让他,又踌躇了一会儿,对船公说:“劳您把帘子放下来。”
船公含糊地嗯了一声,黄少天就拉下了帘子。
 船公笑笑,坐回去:“多谢。”侧头问了一句,“南边来的?”
儒生点头道,“是,广州府来的。”
 船公饶有兴致,问道,“挺南的,小娃娃应该没见过雪吧?”黄少天瞅了他一眼,道:“我见过。”无人附和。

静了没多久书生七嘴八舌地谈起近日的翻案的李福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